中央人民政府 | 西藏人民政府 昌都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昌都 >> 昌都简介
历史人文
昌都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2016-05-16 来源: 【关闭】 【打印本稿】

昌都是青藏高原人类原始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是连接藏、川、青、滇的交通枢纽,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西藏门户”之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昌都地区又是西藏解放最早的地区,为和平解放西藏做出了重大贡献,故常被人们称为西藏的“老解放区”。

西藏地区历史悠久,人民勤劳勇敢,文化底蕴深厚。据西藏境内科学考古发掘的第一个新石器时代遗址——卡若遗址表明,在五千年前已有原是人群生活和活动。卡若文化具有浓厚的地方特点,同时又与周边文化发生联系。粟类谷物和贝饰的发现表明与黄河流域原始文化和沿海有过接触。1986年发掘的同属于卡若文化的小恩达遗址、察雅烟多遗址等,说明新石器时代文化在昌都地区的扩展,表明昌都地区不仅是康巴古文明的中心,而且也是藏民族原始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早期苯教文献和敦煌发现的古藏文中,多次提到昌都地区西北部的“苏毗林几金秀”。在稍晚的藏文史料中,将昌都一带归为藏族传统地域划分中的“下部多康三岗”之地的“多康”范围。在汉文史料中,早期对藏东昌都一带统称为“西羌”、“西南夷”等。后来,随着交往的增多,了解的深入,对昌都一带的不同地区分别称为“苏毗”、“附国”、“东女国”等。

公元7世纪,昌都一带被吐蕃征服。昌都成为吐蕃军政区划“五茹”中的“苏毗茹”管辖范围。其防守地的精锐部队之一“中勇士部”就驻扎在昌都境内。赤松德赞(755年至797年在位)时期,曾特意授予昌都拉多头人为“拉多王”。唐贞元二十年(804年)夏天,按照赤德松赞的诏令,在今昌都地区察雅仁达丹玛摩崖上雕刻了刻经兴佛、祈求唐蕃和好、赞普功业昌盛等为内容的藏汉文字和造像。会昌二年(842年),达玛被杀,王室分裂,吐蕃灭亡。吐蕃王室奥松之后裔在阿里无法立足,有的逃至昌都的沙贡地方避难。此后,昌都一带属于部落林立,割据一方的局面。

南宋景定五年(1264年),忽必烈把昌都一带作为“三个却喀”中“朵堆人区”的一部分,将管辖权封赐给八思巴。八思巴任命吐蕃王室后裔昌都“沙贡德巴”家族的董·新巴贝为多康的“谢本”(总管)。

公元13世纪中叶,元朝实现了包括西藏(含昌都)在内的中国大统一。元朝延在宣政院下设三个宣慰使司都元帅管理藏区,昌都地区归吐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管辖。明朝设立军民兼治的卫所管理机构,昌都一带属于“朵甘卫指挥使司”管理。明洪武七年(1374年),朵甘卫升为“朵甘行都指挥使司”。永乐五年(1407年)明成祖命昌都“馆觉(今贡觉)头目南葛监藏、阿屑领占俱为朵甘行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使”,在今昌都芒康设有“磨尔勘招讨司”,贡觉设有“乃足万户府”、拉多设有“纳足千户”等机构。后来,又在丁青增设“上邛部卫”。与此同时,明朝廷还推行僧官制度,先后授封昌都噶玛噶举黑帽系第五世活佛得银协巴为“大宝法王”,昌都地区贡觉头目宗巴斡即南哥巴藏卜为“护教王”。

明末清初,昌都一带战事频繁,政权多次更迭。先是康区白利土司顿月多吉的势力扩展到昌都、类乌齐、芒康等地;再是蒙古和硕特部首领固始汗进兵昌都,经过一年鏖战,于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消灭白利土司。之后,固始汗“以喀木地方人众粮多、遂将伊子孙分居”、“喀木地方伊尊纳贡”,一度控制过昌都。清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朝廷派大军进藏平乱。南路清军途径昌都时,察雅、昌都、八宿三处呼图克图将“所属喇嘛、民人等户口,全造总册投递”,向清军表示“归顺”。西藏平定后,康熙帝先后授封昌都帕巴拉、察雅罗登西饶、类乌齐帕曲、八宿达察济隆等四大活佛为“呼图克图”、“诺门汗”等名号,进一步加强了对包括昌都地区在内的整个西藏的直接管理。雍正四年(1726年),朝廷官员鄂齐、班第会同川、藏、滇三方官员会勘地界,决定以金沙江西的宁静山为界,以西为达赖喇嘛的“香火地”,以东属四川,中甸属云南。因昌都、察雅、类乌齐等三处“俱领有部颁印信号纸,受内地节制,以听调遣,不为西藏统辖”等特殊情况,雍正帝将以上三处交还各呼图克图自行管理。又将丁青等在内的三十九族划归驻藏大臣管辖。这是清朝对西藏昌都行政区划的一次最大调整,奠定了此后近300余年昌都地区行政区划的基础。从康熙年间开始,清军入藏均以昌都为必经之地,昌都成为西藏“门户”。清朝在昌都境内设有台站,配有文武官兵;在昌都置有粮务、游击、千总、把总、外委等官员或机构。光绪三十年(1904年),朝廷决定在昌都增设大员,将驻藏帮办大臣移驻昌都“居中策应”。

昌都地区处于西藏的东缘和连接内地川、滇、青的前沿,这种地缘关系上的双重性,使其时常处于很敏感的一个特殊区域,也决定了昌都地区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清政府在总结历朝历代,尤其是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治藏经验教训后,认识到“藏仅为川滇之毛,康则为川滇之皮;藏仅为川滇之唇,康则为川滇之齿,且为川滇之咽喉”,进而提出“治藏必先安康”的方略。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七月,朝廷为统筹川边经营事宜,任命赵尔丰为川滇边务大臣。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二月,朝廷任命赵尔丰为驻藏大臣兼边务大臣。赵尔丰在昌都推行改土归流。八月,赵尔丰将昌都芒康的盐井改为盐井县,隶巴安府。宣统元年(1909年)三月,朝廷免去赵尔丰驻藏大臣职务,专任边务大臣,并将察木多(今昌都)、乍丫(今察雅)拨归边务大臣管辖。宣统二年(1910年)四月,改设同普县(今江达),归登科府。六月,赵尔丰先后奏请将察木多改为昌都府,乍丫改为察雅县,恩达(今类乌齐一带)改为恩达县、贡觉改为贡县、江卡(今芒康)改为宁静县、桑昂曲宗改为科麦县(今左贡一带)、杂瑜改为察隅县,均隶属昌都府。宣统三年(1911年)九月,代理边务大臣傅嵩炑将昌都粮员改为理事同知、察雅设理事通判,以管理地方行政事务。不久,三岩(今贡觉一带)改为武成县。

民国元年(1912年)1月,藏兵东扩,占据昌都地区各县。6月,四川都督尹昌衡被任命为西征总司令(后改川边经略使),率领新军人康,击退藏军,恢复对昌都各县的统治。民国2年(1913年),划川边为特别行政区,直隶国民政府,将赵尔丰改流时期所设府、厅、州理事官、委员之制一律改设县治。同年,十三世达赖为了加强对川边昌都地区的管理,特派噶伦喇嘛强巴丹达坐镇洛隆,调兵分路袭取被川军占据的地方。不久,在昌都设立了地区一级的行政机构朵麦基巧(意为昌都总管),由一名噶伦主持昌都地区的军政事务。民国6年(1917年)9月,驻守类乌齐的川军和藏军发生磨擦,爆发第一次康藏纠纷。民国7年(1918年)10月10日,川藏双方达成金沙江为界的停战条约。期间,英国插手藏事,川、藏局势未能稳定,仍不时发生纷争。民国19年(1930年),甘孜大金寺与白利土司因争夺差民引起纠纷,进而波及康藏关系,扩大为第二次康脏纠纷。民国21年(1932年)4月,在英国的策动下,藏军向青海玉树进攻。10月8日,在民国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的敦促下,康藏双方于昌都江达的岗拖举行会议,签订《康藏岗拖暂行停战协定》。至此,康藏间的经济,商贸与文化交流逐步得到恢复。民国28年(1939年)西康省成立,昌都地区属西康省辖地。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进军西藏,并于1950年10月19日武装解放了藏东重镇昌都。昌都的解放,不仅打开了进军西藏的东大门,奠定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基础,也翻开了昌都历史新的一页。1951年1月1日,正式成立由政务院领导的具有统一战线性质的过渡性政权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从1951年7月开始,昌都地区所属28个宗相继成立宗解委会。1956年4月,自治区筹委会成立,9月,设立昌都“基巧”办事处,地区解委会代行昌都“基巧”办事处的职能,昌都地区正式划归自治区筹委会管辖。1959年3月,西藏少数反动上层悍然发动全面的武装叛乱。同年4月20日,奉国务院命令,撤销地区解委会,成立地区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着,在昌都开展平叛和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使昌都人民实现了从封建农奴制社会向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历史性跨越。1960年1月22日,正式成立昌都专员公署;同月,昌都地区的索宗、聂荣、比如、巴青4宗规划黑河(今那曲)专区,曲宗、倾多、易贡、嘉黎4宗划归塔工(今林芝)专区,余下的20个宗有15个宗合并为7个县,五个宗直接改县。1961年6月,昌都地区军事管制委员会结束工作。1964年5月,林芝专区的波密县又划归昌都专区。1969年4月,成立地区革委会。1978年11年撤销地区革委会,设立地区行署。1983年十月,昌都地区计划设盐井、生达、碧土、妥坝4县,后因建县条件不成熟而撤销(1999年9月21日国务院决定撤销4县建制)。1986年1月,昌都地区的波密、察隅两县划归林芝地区。2000年底,昌都地区辖11个县、24个镇、118个乡、1315个行政村。截止2014年10月,昌都地区辖11个县、138个乡镇、1142个村(居)。2014年10月24日,国务院批复同意昌都撤地设市。

 


 

昌都是康区的中心,是康巴文化的发祥地,这里的藏族常以“康巴人”、“康巴汉子”称谓。由于居住地域和社会交往的因素,自古以来,昌都康巴人就较早的接受了来自青海、甘肃等地的黄河文化,来自四川、重庆的巴蜀文化、长江文化和来自云南白族、彝族、纳西族、傈僳族等多民族文化中的精华部分,并将其融入到了自有文化之中。康巴汉子性格中的豪放粗犷、热情奔放、坚毅勇敢、忠诚信义与这种多元文化相融汇,逐渐形成了既有多方位、多民族文化复合、又有康区独特个性和凝重宗教色彩,具有丰富内涵和底蕴的康巴文化,并在语言、服饰、宗教、民俗、民居建筑、民间文化等各个方面,都有其明显区别于其他藏区地域文化的特殊表现。

昌都康巴人的传统服饰以裙袍为主。这种裙袍多用自制的氆氇和羊皮缝制而成,冬天则穿皮袍。旧时,贵族和富有人家,多穿用虎皮、豹皮、水獭皮制成的皮袍,内着丝绸服装,或以丝绸镶边做为装饰。现在,康巴人的藏装更为讲究,不仅华贵精美,而且颇具欣赏价值。康巴汉子多带有腰刀、护身盒等物品,并将用黑色或红色丝线与头发相辫的“英雄穗”盘结于头顶,显得刚武勇猛。康巴女子的服饰更以雍容华贵而著称,其内衣多用丝绸料,外衣讲究用水獭皮缝制,并拼合传统图案予以修饰。康巴女子都有头饰、胸饰、背饰、腰饰和其他饰物,这些饰物往往是代代相传的宝物,如用九眼石、玛瑙、翡翠、红珊瑚制做的项链、头饰,用绿松石、蜜腊石和纯银制做的各类饰物等,这些服饰价值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成为其家庭财富的标志。

昌都民居有农牧区之分。牧区一般住帐蓬,这种帐蓬多用牦牛绒线编织而成,并饰以传统图案,不仅美观大方,而且遮风挡雨,冬暖夏凉,搬迁便利,深得牧民喜爱。农区的房屋多为土木结构,一般为两层,下面一层放杂物,上面为经堂、厨房、寝室和存放粮食的库房,牧草和粮食则在阳台上晾晒。这种房屋也有高三、四层的,安排自然会更细致一些。

昌都康巴汉子以性格粗犷豪放而闻名,这里的文化艺术、民俗风情,不仅古朴独特,而且多彩多姿,充满了神秘色彩。著名的热巴艺术多流传于昌都民间,有热巴铃鼓、热巴弦子、热巴杂技等,其中以丁青的热巴、芒康的弦子舞最为有名。除热巴杂技外,卓舞(俗称锅庄)则在昌都十分普及,每逢喜庆和节日,人们围成圆圈,脚踏舞步,挥臂高歌,无论城乡,到处都能见到这种最为大众化的歌舞。昌都还是藏族著名史诗《格萨尔王传》产生和流传的主要地区,有许多著名的说唱艺人和艺术大师。绘画雕朔艺术,昌都更是流派众多,各具特色。唐卡绘画艺术中,以昌都“嘎学噶志”画派最为著名;泥塑艺术以昌都、边坝、察雅、贡觉最具功力;石刻艺术则以昌都、察雅、芒康、江达令人叹服;江达县波罗古泽木刻经板闻名全藏,是名符其实的“木刻之乡”。这些地方民间艺术家们创作的艺术品,既是康巴文化的表现形式,也是藏族文化艺术中的珍品。

昌都地区的民间文学,种类众多,内容丰富,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从品种上讲,有民歌、故事、谚语、谜语等。

说唱《格萨尔王传》:说唱《格萨尔王传》是昌都广大农牧民群众最喜爱的文化活动之一。在昌都广袤大地上,到处都有与格萨尔王有关的遗迹和传说。其中主要有江达县波罗吉荣峡谷中格萨尔王与王妃珠姆下棋的四方形巨石骰子、丁青县格萨尔王射穿山峰的二个大窟窿、贡觉县格萨尔手下巴拉大将的宫堡遗址、芒康县江岭之战的城堡遗迹、类乌齐县传之为格萨尔的铁制雕龙马鞍等。其次,昌都地区是说唱《格萨尔王传》艺人最多的地区之一。1986年,西藏全区共发现39名说唱艺人,其中19人在昌都。被称为“国宝”级说唱艺人的扎巴,其祖籍就在昌都边坝。昌都地区也是格萨尔王版本流传最多和《格萨尔王传》壁画较多的地区之一。强巴林寺第二大活佛谢瓦拉的夏季别墅里有一幅大型彩色壁画《格萨尔凯旋归宴图》;江达县瓦拉寺也有长达几十米的反映格萨尔及其部将征战的大型壁画。

歌谣:歌谣是昌都民间文学中,深受群众喜爱的娱乐艺术之一。无论在牧场、村庄,人们都始终与歌谣相伴。歌谣演唱不拘一格,随处而歌,即兴创作,其内容有歌唱山川自然、追求幸福美满的爱情生活、歌颂生产劳动、反对压迫剥削等。在艺术上,以比喻生动,想象丰富,形象鲜明,语言清新流畅为特点。流传在昌都境内的歌谣极为丰富,1984年,昌都地区文化局仅从26岁的民间艺人泽仁达吉处就搜集到700余首民歌,从中筛选了500余首,编辑成一本《昌都地区民间歌谣集成》资料,昌都歌谣蕴藏量之丰富,由此一斑可见。

传说与故事:民间传说与故事是昌都藏族群众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经过集体创作和不断加工,用心浇灌出来的一束鲜花。流传在昌都境内的民间传说和故事很多,神话故事有《泽玛姬》、《鹰和蛙》等;《热巴起源的传说》说的是热巴舞道具中鼓架、鼓皮、鼓槌和网状穗服饰的来历,较形象地解释了热巴舞产生的全过程;人物故事中《文成公主的传说》最为著名;机智人物故事中除阿古顿巴的故事家喻户晓外,还有《然多阿桑的故事》等。

谚语:谚语是藏族民间文学宝库中的一颗明珠,更是藏族群众长期社会实践和生活斗争经验的结晶。昌都的农牧民非常喜爱谚语,只要他们开口说话,总免不了用精悍生动的谚语来说明深刻的生活哲理。在昌都,一个人能否熟练地运用谚语,实际上已成为衡量其口才和学识的标准之一。流传于昌都的谚语内容丰富、形象鲜明、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易于上口。

民间歌舞:勤劳、勇敢、智慧的昌都群众,在漫长的岁月中形成了刚毅豪放、质朴粗犷、豪爽乐观的性格,而康巴人这种性格在热巴、弦子、卓舞三大舞蹈品种上得到了最生动的体现。昌都的这三大舞蹈品种,在西藏舞蹈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丁青热巴舞:热巴舞是融说、唱、舞和杂技气功为一炉的综合性表演艺术,起源于昌都的琼布丁青,故丁青有“热巴之乡”的美称。

在西藏众多的热巴流派中,历史最长、久负盛名的首推琼布丁青的窝托热巴。据说13世纪,在修建类乌齐查杰玛大殿时,曾特邀丁青窝托的7名热巴艺人前往献艺。

窝托热巴的特点是技巧性很强,如爬杆技巧、腹上破石、夹刀旋转等,都是窝托热巴的绝技。康沙热巴是昌都境内至今活跃于舞台的重要热巴流派之一,这是一种典型的家族热巴,其传统节目有一点鼓、三点鼓、六点鼓、九点鼓,同时穿插一些弦子、卓舞以及男女对辩(相当于滑稽相声)。在昌都境内还有察雅热巴、色扎热巴、八宿谢安热巴、类乌齐嘎妥热巴、边坝国青热巴、洛隆雄男热巴、左贡察瓦龙等热巴流派。

昌都卓舞:卓舞,俗称锅庄,是指藏族在远古创作的以脚的动作产生的一种民间集体舞蹈。它不受时间、地点、人数限制,广泛分布于昌都各县。

昌都卓舞一般分为三大类,即农区(包括集镇)卓舞、牧区卓舞、寺庙卓舞。卓舞的音乐以淳朴明亮、奔放流畅为特点,歌词内容比较丰富。从动作上讲,一首卓舞是由序舞、慢板、快板卓舞构成的。快板卓舞最能体现康巴人粗犷奔放的性格特征,它时而舞成一团,时而撒开腾旋,时而快速腾挪,时而衣袖挥舞,豪放不羁,显示出一种力量的美,一种群体的气势。

芒康弦子舞:芒康弦子,藏语叫“谐”,意为歌舞的意思,跳“谐”时,须由一名或数名男性领舞,边舞边拉牛角二胡弦子,故后人形象地称其为“弦子舞”。实际上,弦子只是其中的一种乐器而已。跳弦子舞时,男女分别列队绕圈而舞,男子拉弦子,女子舞长袖;男方领唱,女方复诵,舞姿优美舒展、刚柔兼备,旋律欢快流畅,节奏鲜明。除了流传在芒康、左贡等地的牛角弦子舞外,昌都还有丁青、类乌齐、察雅、八宿的热巴弦子舞以及芒康盐井的扎聂琴等弦子舞。

绘画雕塑艺术:昌都一带有三大画派:“美宁”画派,主要流传在丁青、察雅、贡觉等地;“美莎”画派,主要分布在昌都县才维一带;“嘎学噶志”画派,主要流传在昌都县的噶玛乡和四川的德格等地。

噶玛乡素有“匠才之乡”的美称,早在12世纪初,昌都噶玛乡一带就有人从事绘画艺术。16世纪中叶,扎西三氐在原“美宁”“美莎”画派的基础上,吸收了内地风景画的技法,在噶玛创立了独特的“嘎学噶志”画派。该派的主要特点是画面整洁,线条流畅,勾勒人物衣纹较为细腻,人物神态生动,善画花草树木、山石瀑布、神佛画像。改革开放后,绘画业已成为噶玛一带艺人致富的主要门路,这里也由此而成为昌都县的富裕村。

昌都11个县都有人从事雕刻和雕塑艺术。在石刻艺术方面,察雅、昌都、芒康、江达、丁青等地的技艺最高。其中昌都县妥坝乡的玛尼石刻艺术之精,内容之丰,堪称昌都一绝。察雅宗沙乡一带的建塔和雕刻艺术,同样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在泥塑方面,以昌都县的才维、边坝、察雅、贡觉尤为突出。在金、银、铜、铁的雕刻和加工方面,昌都、类乌齐、边坝、察雅、洛隆等县不仅有悠久的历史,而且至今仍具明显优势。在木刻方面,江达县的波罗古泽是名副其实的“木刻之乡”,左贡、芒康的木刻技艺也达到了较高水平。以上这些绘画雕刻艺术不仅代表了昌都一带的最高水平,有的甚至代表了整个藏区的艺术造诣。

附件: